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自然 >  湖泊 > 内容页

美文日记:冬日漫步结冰的湖面

2020-08-05 08:38:13湖泊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99

漫步

虽是一个人造的水面,自从在今年秋天,在那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看见它,我就从未把它当成普通的水域,从我第一眼看见它,我就把它当成了一个美丽的湖泊。秋天绚丽的晚霞,曾经映照在它的水面。初冬的第一场雪,又把它幻化为梦的仙境,何况它又倒映了远方的雪山。我从它宁静冰冷的水面,从它深蓝色的水平如镜的水面,隐约看见了我在人类社会不曾看见的但却闪着永恒之光的蓝色。从它淹没湿地公园的野草起,它就不曾留下任何人造的痕迹,曲折多变的水岸线,湿地的野性也从辽阔的地方涌进湖水。这宁静的水面,终究代表着大自然的一种野性。

寒冷终究在冬至之后的日子里,在这个少有人造访的湖泊产生了作用。冬天的寒冷把人们远远的甩在离在很远的地方。寒冷,就像这个季节一双眼睛,在远远的地方朝人类张望凝视。湖水,终于被冰冻了。不过是十天前,我从路边匆匆走过,还看见水面荡漾着灵动的波光。野鸭还在灰蓝色的湖水中游动。那天,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了,更多的野鸭还栖息在野草丛与湖水交界的水边。现在,没有一只野鸭,只有洁白的雪落在冰冻的湖面。如果没有远处的野草丛,我无法分辨这湖水。

我们一家三口,带着滑雪板,走在木栈道上。远远地看见湖的北面有许多大人带着孩子在那里滑雪。我正愁找不到滑雪的地方,看见人们如此欢乐的在那里滑雪, 我们就朝那里走去。

有很多大人和孩子离开了,只剩下一个大人带着孩子,也许是他们感觉有些寒冷了,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湖水结了很厚的一层冰,积雪覆盖在冰面上,使人根本看不见被冰冻的湖面。向任何方向看见,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只有附近的森林,用自己的灰色打破雪的垄断,让我看见一点其他色彩,带给我白色之外的感受。

一个被积雪覆盖的湖,一个被寒冷冰冻的湖,它在某些地方不小心还是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模样。在雪地上,总是会有一些不曾被积雪覆盖的地方。我走过雪地,走到这没有积雪的冰面旁边,蹲下来仔细的打量着这半平方米大小的冰面。它好像一件稀世之宝,被丢失在这个寒冬的湖面。不知它的主人,又在什么地方努力寻找,并为此伤心难过呢。

冰面不再是人们印象中湖水的湖蓝色或翡翠色,那样,它会显得太简单,并不能承载冬天的宁静和幽远。冰的颜色就是湖的色彩。现在,这近乎黑色的冰面,让人无法揣摸它的深度。仿佛冰面之下有一个无底洞。又似乎这冰面,把冬天寒冷的漫漫长夜冰冻在了自己的身体里。那是一种近乎黑夜一样的黑色,只是又比黑夜要纯净一些,它并没有让看见它的人心生任何恐怖和害怕,倒让每一个看见它的人,生出许多向往和好奇,好像这冰面之下是一个让人产生梦想的神秘神奇的未知世界。

冰面并不单纯只是由这种墨蓝色构成,它也许多变化隐藏在其中。不知什么原因,这平滑如镜的冰面,在里面,总会有一些断裂,从冰的表面看去,它并没有任命裂缝,还跟一面镜子一样,是一个完整的整。倒是在冰面之下,它形成了一些断裂,这些断裂并不是人们印象中那样,裂开一个大豁口或大的缝隙,而是以一条细细的白色的线状呈现出来。如果从侧面看去,这冰之断裂就是一个大的白色的立面,就像建筑学里的剖面图,我想,我是看见这个结冰的湖的剖面图,它如此清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比建筑设计师手工绘制的还要精美。如果盯着这冰面看一会, 就感觉好像有一座巨大的山脉在湖面之下,那些断裂就是山的褶皱。那些并不均匀的冰层就是山脉的山谷和山峰。

当我这样看着时,我感觉自己似乎在看一座古老原始的冰之山脉,只是这冰之山脉在我脚下的湖中。不知为什么,我伫立在有些寒冷的冬天,想起梭罗在瓦尔登湖度过的冬天,他也曾经趴在冰面上,仔细的欣赏结冰的瓦尔登湖的美丽风景。

不知是谁把雪堆的高出了湖面,又不知是谁把湖面的雪滑掉了,露出有些粗糙但却足够平滑的冰。雪堆宽一米多,高三四十厘米,冰面呈下坡,有十余米长。我把滑雪车放在雪堆做成的高台上,女儿坐在滑雪车上,我拉着绳索滑过这不长的冰道。女儿非常高兴,我也感受着冰雪带来的乐趣。

雪地和冰面已经被许多人造访过了。雪地上留下人们来过的痕迹。有时,太多的脚印混在一块,把雪地弄得乱七八糟;有时,一双脚印在稍远的没有人去过的雪地上,向远方延伸。我走到一块干净的雪地上,看着洁白的雪地,我的思想竟如此空白,好像我是第一位造访的人。也有人类之外的野兽来过,雪地上细小的脚印,应该是野兔留下的。这两行小小的脚印,顺着雪地向湿地公园的深处延伸开去。也许还有其他野兽来过,只是它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要不,就是它们的脚印被又一场雪覆盖了,也许,那些野兽躲藏在湿地公园深深的野草丛中了。

在一块洁白如纸的雪地上,我用一脚并着另一脚在雪地上画出了拖拉机的链轨,女儿紧跟着我身后,踩着我的脚印。她想起她才学过的课文《来了一群小画家》,边说边在雪地上画着课文里的各种动物的脚印。她想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弯月亮,我怎么也画不好,我就画了一个弯月亮,她着我的月亮,画了一个小小的弯月亮,两个弯月亮,在雪地上安静地躺着。

虽然我不能完整的看见这个结冰的湖, 虽然它被积雪覆盖,让我无法看见它冰冻的模样。但雪地上,还有会有些小的冰面裸露着。这些冰面,如此之纯净, 如此之透明,如此之圣洁,让看见它的人,不由的为之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在雪地里,有一个三角形的水大的冰块,不知是谁造就了这样一块冰,又不知是谁随手把它丢弃在雪地中。寒冷已经把它牢牢的和湖面结合在了一起,不知要怎样的力量才能将它们分隔开来。这是一块晶莹透明的冰,只有一些细小的水泡在冰层之中泛着白光,其实并不是白色的光,而是水在寒冷冰冻的瞬间,还没有呼出的气息。我从这五厘米厚的三角形的冰块中,可以清楚的看见湖面的形状和颜色。湖面是透明的,没有任何色彩。只有少许薄薄的积雪被冻在冰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