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自然 >  大地 > 内容页

树是大地写给天空的诗

2020-08-07 06:57:19大地的文章访问手机版386

大地写给天空

人间孤舟

   宇宙中,天地间,

    树木与人类都是奇异的存在。

不仅是人类必不可少的生态资源。

  也是人类审美情感的寄托和精神力量的来源。

    树是大地写给天空的

作家笔下是对树深沉的哲思:  

    原来法桐的生长,不仅是绿的生命的运动,还是一道哲学的命题在验证:欢乐到来,欢乐又归去,这正是天地间欢乐的内容;世间万物,正是寻求着这个内容,而各自完成着它的存在。

     我于是很敬仰起法桐来,祝福于它:它年年凋落旧叶,而以此渴着来年的新生,它才没有停滞,没有老化,而目标在天地间长成材了。

                         ——贾平凹《敬仰一株法桐》

        晚秋的法桐

     抬头间,那一株法桐正被金秋的阳光渲染得美丽绝伦!

     你这晚秋的法桐呀,和初春的樱花一样美得无与伦比,也有一种深刻的悲伤。

    樱花之悲,因其美得绚烂,美得短暂,美的东西,人们总想永恒拥有。比如单位来了青春芳华的年轻同事,总在心里暗暗想,希望她永远鲜艳明丽,甜香满颊,永远笑魇如花,明媚瑄妍。曹雪芹在《红楼梦》里塑造十二金钗,是不是对青春美的眷恋?

    法桐之美,在于阅历和精神。它在春天萌芽,粗壮枝头的小芽宛如一朵朵嫩黄的小花。四月的时候叶子仿佛翠玉绿腊,密匝匝的叶子织成完美林荫。经历盛夏烈日考验,九月,为了树木储存营养,叶黄素逐渐使它发黄。一株巨树,临楼而站秋风萧瑟,片片木叶飘零,犹如老将黄忠的白发银须,很多时候宁愿把它想象成雄性的威武雄壮。一树之上,色彩斑斓,墨绿,橙黄,金黄直至枯黄,壮观,壮美。

    微风人独立,忽然灵醒自己为什么 站在这株法桐前不能移步。校园里曾经有一排这样的法桐。冬天,雪落下来的时候,一半白雪,一半黄叶,有时落叶露出一两个角,大自然神奇画笔的美让人惊得目瞪口呆。

    那几株树在扩建中被伐,变成了水泥地,今冬抬头,不复见树如黄忠,塑风中披一身铠甲肃立。

         大自然的美,不仅是一份环境和生态,更重要的她的审美意义和精神意义。

文学社的课堂上,小朋友写树,也很耐人咀嚼呢。

我是一片银杏叶   

  

     南小  六四 尤思涵

    我是一片银杏叶,一片平凡的银杏叶,一片默默无闻的银杏叶。我的体型不大,生命也很短暂,但我非常美丽。

    每到夏天,我换上绿装,供人们乘凉;秋天,我又披上闪闪发光的金袍,在深秋里默默的闪耀。

    我有时像孔雀开屏,我飘落时,又像又像蝴蝶在空中尽情的舞动,跳出那支属于自己的舞曲;那时,我将会是深秋里最绚丽的一道风景。

     我也是季节的标志。萌发出嫩芽时是春季;换上绿装时是夏季;披上金袍时是秋季;我凋零时是冬季。

     我是天地的灵气,是万物的精华,是自然的杰作。

     我是大地的诗句,是黑夜的低诉;当我孤独的时候,我默数自己的悲伤,把它们散落在每一粒尘土上,等待晨风将它们带走;不是为了遗忘悲伤,而是为了心中永存快乐,将快乐带给每一个悲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