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自然 >  大地 > 内容页

秋景如画:看诗人笔下金秋时节的多彩大地

2020-07-27 09:46:37大地的文章访问手机版135

如画:看笔下金秋时节的多彩大地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每到秋季,田野里到处上演着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成熟的稻穗压弯了腰,反季节蔬菜上市,黄灿灿的烤烟、红红的辣椒,诉说着丰收的喜悦……

而这个美好的丰收之季,也在诗人笔下留下了色彩斑斓的印迹。本期为大家推荐带着金秋气息的诗歌,在诗句中感受如画的秋景:

秋晚的江上刘大白

归巢的鸟儿,

尽管是倦了,

还驮著斜阳回去。

双翅一翻,

把斜阳掉在江上;

头白的芦苇,

也妆成一瞬的红颜了。

1923年

沪杭车中徐志摩

匆匆匆!催催催!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影,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似的分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还是光阴?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

1923年10月30日

秋天何其芳

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露珠,

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

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

秋天栖息在农家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柏叶的影子。

芦蓬上满载着白霜,

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

秋天游戏在渔船上。

草野在蟋蟀声中更寥阔了。

溪水因枯涸见石更清洌了。

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笛孔?

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1932年9月

秋歌·之一郭小川

秋天来了,大雁叫了;

晴空里的太阳更红、更娇了!

谷穗熟了,蝉声消了;

大地上的生活更甜、更好了!

海岸的青松啊,风卷波涛;

江南的桂花啊,香满大道。

草原的骏马啊,长了肥膘;

东北的青山啊,戴了雪帽。

呵,秋天、秋水、秋天的明月,

哪一样不曾印上我们的心血!

呵,秋花、秋实、秋天的红叶,

哪一样不曾浸透我们的汗液!

历史的高山呵,层层迭迭!

我们又爬上十丈高坡百级阶。

战斗的途程呵,绵延不绝!

我们又踏破千顷荒沙万里雪。

回身看:垒固、沟深、西风烈,

请问:谁不以手抚膺长咨嗟?

风中的野火呵,长明不灭!

有多险的关隘,就有多勇的行列。

浪里的渔舟呵,身轻如蝶!

有多大的艰难,就有多壮的胆略。

我曾随着大队杀过茫茫夜,

此刻又唱“雄关漫道真如铁”。

我曾随着战友访问黄洋界,

当年的白军不知何处死荒野!

只有江河的流水长滔滔,

只见战斗的红旗永不到!

只有勇士的豪情日日高,

只见收获的季节年年到。

哦,秋天来了,大雁叫了;

晴空里的太阳更红、更娇了!……

哦,谷穗熟了,蝉声消了,

大地上的生活更甜、更好了!……

1962年9月29日

在淡淡的秋季顾城

在淡淡的秋季,

我多想穿过,

枯死的篱墙,走向你。

在那迷朦的湖边,

悄悄低语,

唱起儿歌,

小心地把雨丝躲避。

——生活中只有感觉,

生活中只有教义。

当我们得到了生活,

生命便悄悄飞离。

像一群被打湿的小鸽子,

在雾中,

失去踪迹。

不,不是这支歌曲,

在小时候没有泪,

只有露滴。

每滴露水里,

都有浅红色的梦——

当我们把眼睛紧紧闭起。

哦,在淡淡的秋季,

我没有走向你,

没有唱,没有低语。

我沿着篱墙,

向失色的世界走去,

为明天的歌,

能飘在晴空里。

1975年

穆旦

1

天空呈现着深邃的蔚蓝,

仿佛醉汉已恢复了理性;

大街还一样喧嚣,人来人往,

但被秋凉笼罩着一层肃静。

一整个夏季,树木多么紊乱!

现在却坠入沉思,像在总结

它过去的狂想,激愤,扩张,

于是宣讲哲理,飘一地黄叶。

田野的秩序变得井井有条,

土地把债务都已还请,

谷子进仓了,泥土休憩了,

自然舒了一口气,吹来了爽风。

死亡的阴影还没有降临,

一切安宁,色彩明媚而丰富;

流过的白云在与河水谈心,

它也要稍许享受生的幸福。

2

你肩负着多年的重载,

歇下来吧,在芦苇的水边:

远方是一片灰白的雾霭

静静掩盖着路程的终点。

处身在太阳建立的大厦,

连你的忧烦也是他的作品,

歇下来吧,傍近他闲谈,

如今他已是和煦的老人。

这大地的生命,缤纷的景色,

曾抒写过他的热情和狂暴,

而今只剩下凄清的虫鸣,

绿色的回忆,草黄的微笑。

这是他远行前柔情的告别,

然后他的语言就纷纷凋谢;

为何你却紧抱着满怀浓荫,

不让它随风飘落,一页又一页?

3

经过了溶解冰雪的斗争,

又经过了初生之苦的春旱,

这条河水渡过夏雨的惊涛,

终于流入了秋日的安恬;

攀登着一坡又一坡的我,

有如这田野上成熟的谷禾,

从阳光和泥土吸取着营养,

不知冒多少险受多少挫折;

在雷电的天空下,在火焰中,

这滋长的树叶,飞鸟,小虫,

和我一样取得了生的胜利,

从而组成秋天和谐的歌声。

呵,水波的喋喋,树影的舞弄,

和谷禾的香才在我心里扩散,

却见严冬已递来它的战术,

在这恬静的、秋日的港湾。

1976年9月

杜运燮

连鸽哨都发出成熟的音调,

过去了,那阵雨喧闹的夏季。

不再想那严峻的闷热的考验,

危险游泳中的细节回忆。

经历过春天萌芽的破土,

幼芽成长中的扭曲和受伤,

这些枝条在烈日下也狂热过,

差点在雨夜中迷失方向。

现在,平易的天空没有浮云,

山川明净,视野格外宽远;

智慧、感情都成熟的季节啊,

河水也像是来自更深处的源泉。

紊乱的气流经过发酵,

在山谷里酿成透明的好酒;

吹来的是第几阵秋意?醉人的香味

已把秋花秋叶深深染透。

街树也用红颜色暗示点什么,

自行车的车轮闪射着朝气;

塔吊的长臂在高空指向远方,

秋阳在上面扫描丰收的信息。

1979年秋

告别多多

长久地搂抱着白桦树,

就像搂抱着我自己:

满山的红辣椒都在激动我。

满手的石子洒向大地,

满树,都是我的回忆……

秋天是一架最悲凉的琴,

往事,在用力地弹着:

田野收割了,

无家可归的田野呵!

如果你要哭泣,

不要错过这大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