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天气 >   > 内容页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长天共一色,落日晚霞美的诗句你知道多少?

2020-07-30 09:51:41霞的文章访问手机版152

与孤鹜齐长天共一色,晚霞美的你知道多少?

夕阳美如画,清风醉晚霞,温婉拥雅韵,墨色度芳华。海天一色间,暮色浴群山,苍茫雾轻拂,碧蓝接天映。疏林斜晖,残照当楼,如血的残阳伴随着古人们走过了数千年,也在他们的诗词中流传了数千年。

《登乐游原》

【唐代】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乐游原是唐代游览胜地,李商隐在这首诗中极力赞叹乐游原晚景之美,却隐含了深深的哀伤和慨叹,家国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错综交织,所怅万千,殆难名状。全诗少有的明白如话,毫无雕饰,却感喟深沉,意蕴无穷。

《忆秦娥·箫声咽》

【唐代】李白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这是唐五代词中的最为脍炙人口的作品之一,是为“百代词曲之祖”。这首词句句自然,而字字锤炼,沉声切响,掷地有金石之声。尤其“西风”八字,只写境界,兴衰之感都寓其中。其气魄之雄伟,实冠今古。

《使至塞上》

【唐代】王维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这是王维的一首述行诗,记述了出使塞上的旅程以及旅程中所见的塞外风光。本身不算佳作,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画面开阔,意境雄浑,独绝千古。“直”“圆”二字极锤炼,亦极自然,两字写出“千古壮观”。

《望江南·梳洗罢》

【唐代】温庭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

这是一首写闺怨的小令。词中以江水、远帆、斜阳为背景,截取倚楼顒望这一场景,以空灵疏荡之笔塑造了一个望夫盼归、凝愁含恨的思妇形象。像一幅清丽的山水小轴,江水没有奔腾不息,落日没有峻刻寓意,只盘旋着无名的愁闷,难遣的怨恨,还有无可奈何的叹息。

《满庭芳·山抹微云》

【宋代】秦观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这是秦观最杰出的词作之一,虽写艳情,却能融入仕途不遇,前尘似梦的身世之感。“斜阳外”三句宕开写景,别意深蕴。不去刻画这一痛苦的心情,却将它写成了一种极美的境界,使千古读者叹为绝唱。

《苏幕遮·碧云天》

【宋代】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这首词以沉郁雄健之笔力抒写低回宛转的愁思,勾勒出了一幅清旷辽远的秋景图,抒写了夜不能寐、高楼独倚、借酒浇愁、怀念家园的深情,声情并茂,意境宏深。题材基本不脱传统的离愁别恨的范围,但意境的阔大却为这类词所少有。

《桂枝香·金陵怀古》

【宋代】王安石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这首词通过对金陵景物的赞美和历史兴亡的感喟,寄托了对朝政的担忧对国事的关心。全词情景交融,境界雄浑阔大,风格沉郁悲壮,依次勾勒水、陆、空的雄浑场面,融合了景色和历史。词写景奇伟壮丽,气象开阔绵邈,自成一格,堪称名篇。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宋代】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作者登临怀古,借古意以抒今情。上片称颂英雄,然而英雄已逝,唯留“斜阳草树,寻常巷陌”,更增悲壮。这首词中用典虽多,然而这些典故却用得天衣无缝,恰到好处。词风豪壮悲凉,义重情深,意深而味隐,正是志士登临应有之情。

《天净沙·秋思》

【元代】马致远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是首散曲小令,以多种景物并置,用极简练的白描手法勾勒了组一幅秋郊夕照图,抒发了一个飘零天涯的游子思念故乡、倦于漂泊的凄苦愁楚之情。全曲仅五句二十八字,语言极为凝练却容量巨大,意蕴深远,结构精巧,顿挫有致,被后人经久传唱。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明代】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一首咏史词,借叙述历史兴亡抒发人生感慨,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基调慷慨悲壮,意味无穷,读来荡气回肠,平添万千感慨。但这首词又营造出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有历史兴衰之感,更有人生沉浮之慨,仿佛倾听到一声历史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