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人物 >  外貌 > 内容页

【写人篇】外貌描写—服饰

2020-08-02 07:14:16外貌的文章访问手机版653

篇】外貌服饰

好词

时尚、时髦、盛装、洋气、过时、崭新、新奇、奇特、新颖、讲究、美观、

亮丽、俏丽 、艳丽、浓妆、淡雅、雅致、高雅、大方、得体、端庄、笔挺、   

朴素、整洁、漂亮、帅气、洋气、土气、利落、利索、褴褛、邋遢、雍容、

华贵、穿戴、奇特、穿戴、阔绰、穿戴、入时、

穿戴华丽、穿金戴银、穿红着绿、衣冠楚楚、衣冠整洁、衣履翩翩、衣装整洁、

西装笔挺、西装革履、素净淡雅、淡雅得体、干净得体、朴素大方、朴实无华 

衣着入时、穿着华丽、衣着讲究、衣着笔挺、衣着朴素、衣着凌乱、衣不遮体

好句

她身穿一件深棕色的长毛绒大衣,头戴一顶米色螺旋帽,戴着四指并拢的手套,真像一只小棕熊。

她身着蓝色的连衣裙,脚穿白色的塑料凉鞋;那两条冲天小辫上,粉色的蝴蝶结一蹦一跳,真像一对活蝴蝶在追逐嬉戏。 

小朱霞穿着淡红的褂子、蓝裤、黑布鞋,羊角辫上扎了根嫩黄透明的玻璃丝;红润润的脸蛋上一双小乌豆似的眼睛忽闪忽闪,又俊俏,又神气。 

她身穿梅花百褶长裙,更衬托出她那婀娜多姿的腰肢,脚下半高跟白凉鞋,越发显得亭亭玉立,一花独秀。 

她内穿鲜红的羊毛套衫,外披一件奶黄的风衣;敞开的衣襟经春风一吹,飘然而起,真像一只展翅的蝴蝶。 

她头戴白帽子,身穿白大褂,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里充满着温暖。

穿着入时,银灰色的衬衫镶着两排洁白的蝴蝶边,漂亮而不俗气。

她的肌肤像大理石一样白嫩滋润,穿着天蓝色的、前后领口开得很低的连衫裙,胸前绣着一束深蓝色的兰花,显得文静而幽雅。 

 一位年轻的姑娘,身穿蓝色的工作服,秀美的脸上焕发着青春的光彩,就像鲜花一样生机勃勃。 

她的裙子是碧蓝色的,一褶一褶的,像是一架拉开的手风琴。

修长的身材,绿色的衣裙,辫子上系着一对粉红色的蝴蝶结,远远看去,我们的音乐老师活像一朵青枝绿叶的鲜花。

那姑娘穿着葱绿色的绸袍,扎着紫褐色的腰带,头上缠着绛红的丝巾,远望就像春天草原上盛开的红花。 

她一身藕荷色碎花薄绉纱连衣裙,白色的腰带上闪着金黄的带扣,使她更显得年轻而充满活力。 

这姑娘穿一件粉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站在远处看,她是天边的一株彩霞,是田野里的一株丽花。    

她穿着一身合体的春装——淡蓝色的翻领长袖衫,藕荷色的长裤,雪白的丝袜配着双带襻的平底黑皮鞋。 

她穿着一身大红的健美服,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秧歌队伍中,总少不了一位头戴黑毛线圆帽、身穿花大褂,腰系红彩绸的驼背老奶奶。 

那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头上戴一顶足球帽,穿一条背心裤,露出滚圆的手臂和腿,肥肥短短的脚丫上是一双小凉鞋。 

他的衣裤都明显地旧了,但非常整洁,每一个纽扣都扣得规规矩矩,连

制服外套的风纪扣,也一丝不苟地扣着。 

裙子像怒放的花瓣,向四周散开。

一身白色的裙衫,像一朵飘忽不定的流云。

他上身穿一件粗布蓝条子衣服,腰里围着白围裙,一双运动鞋补了好几处。

他全身披挂,头戴藤盔,足蹬胶靴,腰束棕绳,手提花瓣灯管,瞧那副神气,不像去做工,倒像去打仗。 

几个女孩子穿着人时的夏装,一个个花枝招展地边说边笑。

这女孩儿,穿着白色套裙、白皮鞋,衬着绿色的树阴,就像一朵碧波荡漾中的白莲,皎洁朴素,光彩照人! 

彬彬已从门外跳了进来,一头的黑发散垂着,浅绿色的衣服,上面穿着细白绒衣,浅绿边的白袜子,黑漆皮鞋。 

她上身穿一件白色西装,内穿一件绿色衬衣,胸前别一朵猩红色胸花,下穿一条牛仔裤,把那修长的身材勾勒得更加迷人。 

姐姐穿的是金丝绒风雪衣,黑呢夹裙,羊毛衫,牛皮鞋的跟高高的。

他穿了一套深咖啡色的西装,白得耀眼的衬衣领上,系了一条有紫白相间斜条的领带。 

我的爷爷是一位普通农民,身穿粗布衬裤,两鬓斑白,花白的头发上像落了一层细细的霜雪,脸上的皱纹又粗又密,两只粗大、干枯的手摸在你的脊背上,像两把小挫似的。 

他爱穿一身阔气的西装。板板正正系着一条红底白线条的漂亮领带,穿一条深绿色的喇叭裤,脚蹬着一双发亮的黑皮鞋。 

好段

门开了,一个满头大汗的学生跑了进来。他脚穿一双钉了掌的大皮鞋,身着一件肥大的黑上衣,说黑也不全黑,大襟上还沾着几粒饭粒。裤子就更有意思了,蓝色的裤子破了个洞,露出里面的毛裤,不知怎的,裤子上溅了许多泥。

我的妹妹刚满5岁,头上扎着两只羊角小辫,上穿一件红色的衣服,胸前绣着两只小兔子,手腕上套个塑料镯子,指甲涂得红红的。脚穿一双红皮鞋,上面系着两只小绒球,一走一荡的,裤子淡红色,裤边打着皱褶,远远看去,就;像踏在波浪上。

隔壁阿姨家来了个小胖子。圆圆的脑袋上镶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小的鼻子,薄薄的嘴,胖乎乎的小手,可爱极了,真像个电影里的“小不点儿”。头上戴了顶大盖帽,上身穿着一件色彩艳丽的毛线衣,下身穿着一条当今还时髦着的牛仔背带裤,脚上踏着一双标准的健身鞋。开口就是“阿拉……”的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因此,大家都叫他“小上海”。 

小静非常喜欢打扮,她经常把头发梳得油光油光的,还系上只“小蝴蝶”。胖得滚圆的脸蛋上涂上两块不大相衬的“小红豆腐块”,然后穿上粉红的上衣,黑色的健美裤,还大摇大摆地走起“模特儿”步来。因为太胖,她走起路来就像一只小企鹅,滑稽极了,常使人笑得直不起腰来。可她却不在乎,走得更神气了。 

她显出各种各样的得意表情,眉毛忽然拉长,忽然缩短,两只黑闪闪的眼珠上下左右不停地转动,整个身子好像一棵小树享受到微风的吹拂,颤巍巍地抖动着。她的这种动作,使人一眼看去,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心房里正在荡漾着喜气洋洋的波纹。 

我,天生一副假小子模样。尽管妈妈给我买了好几条裙子,可我不喜欢穿。我总爱穿一条西式紧身短裤,一件大翻领上滚着白道道的运动服,再戴一条红领巾,嘿,走起路来精神抖擞,可神气呢! 

妹妹上身穿一件粉红色的衣服,衣服上有两只小小的口袋,口袋里放着手帕和用糖纸折成的花和小人,胸前绣了一朵花。 

妹妹穿的裤子的颜色是橘黄色的,裤腿上还绣着两只小鸭子的图案。妹妹的脚上穿着一双镶拼式皮鞋,走起路来噔噔噔地很神气。一抬脚,连雪白的袜子都依稀可见。 

一个小男孩出现在教室门口:紫红的绒丝衫,草绿色的军裤,脚上一双黑色的小皮鞋,腰束一条窄窄的牛皮带,别着一支木头手枪,嗬,真像一位威武的小解放军战士哩。 

他头戴镶着国徽的帽子,身穿一件银灰色的制服,上衣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下穿一条蓝裤子,也许是穿得太久了,裤管上的缝线已消失了。脚蹬一双满是皱褶的皮鞋。手提公文包,向附近的一家商店走去。

他身穿蓝色衬衫,下着灰色布裤,脚上套着一双褐色的凉鞋,显得十分朴素。妈妈轻轻地对我说:“喏,这就是学校的卢校长。”“噢——啊!’我不觉一愣,这样一位堂堂的校长,穿着竟如此朴素…… 

5年前花白的头发,如今已经全白了,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脸上瘦削不堪,黄中带黑,而且耗尽了先前的悲哀的神色,仿佛是木刻似的;只有那眼珠间或一转,还可以表示她是一个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