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人物 >  姐姐 > 内容页

散文|美丽的姐姐

2020-08-01 06:42:43姐姐的文章访问手机版576

美丽姐姐

|作者:梅朵

如果以外在的容貌,作为衡量一个人是否美丽的标准,或许,我姐姐说不上美丽。

而一个女子,如果拥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和良好的精神素质,那么,她的言行之中就会折射出自身的涵养,而举手投足间就会呈现出一种生动优雅的气韵和端庄从容的丰仪,会自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光华和魅力。我以为,这样的女子才算得上真正的美丽。

从这个层面上讲,我觉得鲜有人可与我姐姐媲美。

请相信,我绝不是由于血脉相连的原因,偏颇地夸大其词 ,而是客观地去评价和审视我姐姐的。

当我生命历程中的种种经历累加到一定程度时,当我自认为日渐一日地成熟时,蓦然回首,我惊觉,姐姐给予我的太多太多。

我不怕“施”,可我怕“受”。受,有时会变成一种压迫人的负担。我不愿背上这种负担,因此,别人予我“一”,我会还以“二”。对任何人,我向来如此,除我姐姐外。姐姐所给予我的种种,我受之坦然,受之欣悦。

姐姐在生活上所给予我的照顾自不必说。或许,我可以忽略不计。而让我无法忽略的是,姐姐给予了滋养我生命的养分。

姐姐心中任是有山川沟壑,却也能以一贯的沉稳化之于深沉的静默里。我很少见到姐姐有慌张失态的时候,她总是沉静的。然而,姐姐的沉静里却蕴含着润物无声的力量。

姐夫嗜酒,因此给姐姐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姐夫喝酒至酣处,自斟自饮,言行常有出格,酒后更会无端制造出许多事端。每每此时,作为旁观者,我心中都会翻腾出不满的情绪,常有制止他喝下去的冲动。而我那冰雪聪明的姐姐,明白自己的任何一句话对酒兴正浓的姐夫根本不起作用,而只会徒增烦恼时,便以强大的精神力量,压抑着内心的无奈和苦衷,举重若轻地拈花微笑,显出淡定宽容的姿态来。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到。

我成长在姐姐的静默里。

姐姐对世俗琐事有一种淡然,有一种超越。她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别计较那么多。在姐姐的言行里我会于不知不觉间得到抚慰和启迪,并有所参悟。我常以姐姐为参照物去反思自己,进而时时修正自己的行为。

母亲常说起,我小时候穿的都是她亲手绣上花的衣服和鞋子。母亲说只要看到别的孩子穿什么新样式的衣服,她回去必给我做。而大我三岁的我惟一的姐姐,却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关于这些,我是有印象的。如今,母亲在我和姐姐面前说起这些往事时,姐姐笑道:“就是啊,我都没穿过绣花的衣服和鞋子。”然而,我是知道的,姐姐对于小时候母亲独独宠爱于我,是没有任何怨言的。我想,这并不单单是她和母亲一样对我宠溺有加,而是,姐姐的人生里从来就没有抱怨二字的存在。她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尽心尽力,而从来不会抱怨,更不会斤斤计较。这是生命历练的沉淀,抑或是与生俱来的达观?

我成长在姐姐的言行里。

姐姐并不只是宠爱于我,她对我亦有着最深的理解和懂得。不着一言,无须一语,我所有的悲欣,姐姐在刹那之间就懂了。这一点,连我爱人都做不到。于是,姐姐的心就成了宽广的海,盛我的悲伤,装我的快乐。

姐姐和我一样对文字情有独钟,因此,我们有许多共同话题,也因此,她最能理解我对文字的喜爱之情。她欣喜着我的每一篇文字,醉心于我微不足道的进步。她不停地鼓励我,说我文章好。在我有所倦怠之时,在我丧失信心之时,我终能找到前行的动力。

而我稍有一点的悲伤,都会在姐姐的心海上掀起波澜。2012年,我女儿高考失利,姐姐先于我知道女儿的高考分数后,辗转反侧了一夜。那一夜,她模拟了我的种种失望和悲伤,又先于我承受了这一切。我知道,姐姐是怎样为我担忧,又是怎样想尽办法分担着我的苦痛。当得知女儿决定复读时,姐姐从网上搜了许多篇关于复读的文章,打印出来后,送到我家。可是,姐姐终不放心,两天以后,又打电话说她要去异地开会,问我愿不愿和她一起出去散散心。姐姐的话,那么清淡,那么随意,却一缕一缕地将我的悲伤融去。当姐姐还在为我揪心时,我的悲伤已先于姐姐消散了,消散在姐姐的“别急,慢慢来”,“冲动时不要做决定”的沉稳语调里,消散在姐姐和婉的抚慰里。

其实,我远没有姐姐想象的那般脆弱,再说,女儿当年的高考成绩相对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发挥出平时的水平而已。而姐姐因爱而生的对我的担忧,竟甚于事情本身给我带来的伤痛。

有一个夜晚,我走在路上,迎面一个人走到我面前时,突然叫了一声我姐姐的名字。她正惊喜地要去拉我的手时,发现误把我当成了我姐姐。我心头一热,她却抱歉地说,认错人了。在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我不是“姐姐”而是姐姐的妹妹时,她尴尬地走掉了。

当时我就想,我是我啊,我怎么可能是姐姐呢?姐姐的高度,是我难以企及的。她为人端正慷慨,处事低调谨慎,“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所到之处,有口皆碑。有一次,我一个熟悉我姐姐的同学说起我姐姐时,无不羡慕地说:“你姐姐为人真好,从没听别人说过她半个‘不’字。”当时我就生出了小小的骄傲之心:做姐姐的妹妹真好啊!

姐姐是首诗,够我用一生去品;姐姐是景致,够我用一生去欣赏。

我先是从父母那里获得了生命,得以领略这世上的山光水色,再是从姐姐那里领悟到了快乐生存的生活智慧。因而,我是幸运的;因而,我是幸福的。

我美丽的姐姐领着我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在山的那边,我和姐姐看到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一片绚丽的新霞,漫山遍野的花儿在万道霞光里自在地欢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