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季节 >  一月 > 内容页

写作讲座:描写的技巧

2020-07-27 09:18:01一月的文章访问手机版230

写作讲座:技巧

小小说的描写,一定要有画面感,栩栩如生,给人身临其境之感。

如何产生画面感?

我个人的写作经验是静坐黑暗处,在脑海中进行模拟,就像演电影一样,运用动态、静态,直接、间接,正面、侧面,宏观、微观,远距、特写等多维视觉,同时调动作品人物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等主观感受,使画面感变得立体、生动、纤细、饱满。只有经过这样的模拟,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下笔如有神助。至于实际操作中,什么写什么不写,什么详细什么简略,则完全是做减法。

关于做减法,我特意研读了一些优秀的小小说,发现其描写存在以下六个普遍规律:

1. 讲究动静结合,远近协调,视觉、听觉和嗅觉等之间的切换。

2. 力求简洁洗练,寥寥数笔即传神。切忌面面俱到,什么都交代得一清二楚。要善于运用经验的省略,给读者二度创作的空间。

3. 避免读者对大段描写的跳过,要善于将其稀释在作品里面,作为故事情节发展的一部分,与故事有关,与人物有关,而不是跑龙套。无论文笔多么优美,都不要因过多描写与作品无关的内容,而让故事情节的叙述陷于中止。

4. 传统的小小说写作,尤其是自然景色的描写,多半是作者直接交代,死气沉沉,缺少作品人物的参与。只有让人物参与进来,才能做到画面感真实可信,让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进行日常工作。比如“窗外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河对岸住着几户人家”,不如改成“他站在窗前,朝远方望去,窗外有一条小河,清澈见底,河对岸有几户人家,炊烟袅袅,正在做晚饭”。

5.多用主动句,少用被动句,让纸上文字动起来。与其说“我们出山的路被暴风雪困住了”,不如说“暴风雪困住了我们出山的路”更漂亮。

6.小小说作者队伍中,有不少人在单位长期从事材料写作,天长日久,他们库存了不少套路,比如“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天热得像蒸笼一样”、“群山环抱,莽莽苍苍”等。这样的描写,平庸乏味,可有可无,要善于使用自己的语言,拒绝“应景”式的套话。

有一次,我读到一篇不错的小小说,作者为了表达男人对自己妻子的残暴,里面有一个场面描写,说男人把妻子反手吊在楼梯上毒打,妻子嘴里面被塞满了垃圾。我对“垃圾”一词很不满意——过于笼统,缺少画面感,于是特意打电话给作者,建议改为“煤球”。以此举例,我想说明的是,小小说的描写,多半是寥寥数笔,里面的遣词造句,值得去精打细磨,反复修改。描写中最大的忌讳,是概括而无法具体。“一杯饮料”是概括,“一杯威士忌”则是具体,隐藏了人物的爱好和性格,“一个滑雪者”是概括,“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则是具体,容易生发故事。很多副词,诸如“很”、“真”、“非常”、“特别”等,描写中一定要慎重使用。“天气很好”、“黄昏非常漂亮”,抽象空洞,永远无法形成画面感。小小说不是诗歌和散文,其描写应多用客观描述的名词和动词,少用个人情绪化的形容词和副词,做到不露声色,冷静节制。“煤球”替代“垃圾”,触目惊心,有强烈的画面感,也将作者主观的愤怒情绪最大限度地隐藏在客观的描写中,胜过千言万语的口诛笔伐。

我个人有一个习惯,喜欢复述——用自己的语言对一些名篇佳作中的描写进行复述。其中,阿成的《夜话》和田双伶的《科罗拉多的月光》都有不少关于月光的描写,铺陈渲染,错落有致,完全和故事情节融为一体,是小小说描写的范本之作。通过几轮复述,我沮丧地发现,无论怎样努力,我的复述始终活在人家的阴影里,甚至连一个字都替换不了。不仅优秀的小小说是这样,甚至一些中、长篇也如此。比如贾平凹、莫言、余华等人,他们对于场景的描绘,精益求精,费尽思量,就像一些传统曲艺节目,关键处一定得出彩,出绝活儿。如果你的描写不尽人意,可以通过复述去培养弥补自己。

小说描写,还包括人物形貌的描写,具体到小小说,主要是指人物肖像和人物动作的白描——以叙述的方式,寥寥数笔进行勾勒,让读者如睹其人,如闻其声。

鲁迅先生是这方面的高手,他所塑造的阿Q、孔乙己、祥林嫂和闰土等文学人物,惟妙惟肖,让人叹为观止。细细揣摩,发现其手法都是以质朴的文字,抓住人物的主要特征,运用经验的省略,对其某一细微处进行略微夸张的白描或者形象的比喻。如此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乃长年累月的修炼,最后繁而化简,出神入化。我们在日常练习中,除了长期敏锐观察周边的人和事,还得重视词汇量的积累,从眉、眼、鼻、嘴、耳、颈、肩、手、脚、头发、脸型、形体、服饰等细部的描绘,到男女老少之间的具体特征,要做到如数家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