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季节 >  二月 > 内容页

写好动作描写 使文章因情而灵动

2020-07-23 11:18:36二月的文章访问手机版120

动作 使章因情而灵动

     摘 要:文学是人学,记叙文当不例外,亦是以写人为主。即使是偏重叙 事的文章,也离不开人,因此人的行为动作在叙事中占了很重的比重。有不少 人在写作实践中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动作描写在记叙文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本文就动作的多样性原则,一般性连续动作等一系列动作描写的指 导,让作者笔下的人物鲜活起来。

       关键词:习作 动作描写 情书

       一、遵循动词多样性原则,使动词使用准确、贴切

       朱自清的散文《背影》里有一段描写父亲爬月台 的动作是这样的: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 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 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 的泪很快地流了下来。

       思考:一是短文中使用了哪些动词,把它们逐一 找出来。看见、戴、穿、走到、探身下去、穿过、爬上、 攀着、缩、微倾、显出、看见、流。二是上面有哪些动词是重复使用的?只有两处用到了“看见”一词。三是描写父亲爬月台的动词有哪些?有什么妙处?手的 动作是“攀”,脚的动作是“缩”,上身的动作是“微倾”, 三个动词写出了父亲的竭力、挣扎和不屈。于是,父亲努力的样子浮雕一般清晰地刻入读者的脑海,他那肥胖的、狼狈的、艰难的背影,也定格成儿子心目中长久的记忆。

       从上面的分析,很容易就发现,一般能够成为经 典的作品,对动词的使用都极为考究,既要符合动词使用准确、贴切的一般性要求,还要遵循动词多样性的原则,即在一篇文章中尽量做到不重复使用动词。当然,排比句和排比段除外。

        再看古代文人创作,最知名的故事莫如《推敲》,诗人贾岛就为“僧推月下门”中的动词,到底用“推”还是用“敲”,颇费思量。所以唐朝诗人卢延让在《苦 吟》诗云感叹 :“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 动词多样性原则的遵循,迫使我们在写作中始终 追求动词使用的贴切和生动、形象。例如对我们在作文中经常使用的“打”字,进行相近词列举。(推、搡、敲、叩、击、砸、触、踹、踢、蹬、嗑、扯、 拖、拉……)

       只要把“打”替换成括号里的任一个动词,就会使一个空泛的“打”,变得更具体、可感,强化了动作的分寸感。从“打”字的替换训练,我们自然可以总结出:在作文中要尽量避免使用常人使用频率过高的“高频词”。例如:吃——轻啜了两口、猛吸了几下、享用了 大餐、喝了几口、紧吞了几口、细嚼慢咽…   

       二、写好一般性连续动作,使文章读来井然有序

       先来欣赏老舍的《断魂枪》的片段:

       孙老者一屈腰已到了院中,把楼鸽都吓飞起去。拉开架子,他打了趟查拳:腿快,手飘洒,一个飞脚 起去,小辫儿飘在空中,像从天上落下来一个风筝;快之中,每个架子都摆得稳、准,利落;来回六趟,把 满院子都打到,走得圆,接得紧,身子在一处,而精 神贯串到四面八方。抱拳收势,身儿缩紧,好似满院 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

       老舍在这个片段中就很好地体现了动词多样性 的原则。同时,老舍描写的是孙老者一套完整的打拳 动作,这些动作是连绵不断的,老舍也就按照拳路(动作先后顺序)次第写来,拳打得眼花缭乱,但我们读 来却井然有序,这就得归功于老舍使用了“一般性连续动作”这一动作描写技巧。一般性连续动作的特点相比单个的动作,主要体 现在动作的连续性上,通常一个连续动作可以分解成 5 个以上的局部动作。像这趟拳,老舍把它分解成了 “一屈腰”、出腿、出拳、飞脚、飘在空中、满院子打到、 抱拳收势等 7 个连续动作。

       再来看看丹麦作家尼可索在《征服者贝菜》里的 一段舞蹈动作:

    古斯达夫像一个野蛮人在跳一个战争舞,他张开 嘴巴,眼睛炯炯发光,向前瞪着。草地上只有他一个, 跳上跳下得像一个球,一忽儿用脚跟踏着跳,两条腿 替换着踢飞脚,踢到头那么高,每一踢就发一声尖喊。接着他又腾空跳起,在空中转了一个大身,掉下来的 时候,只停在一只脚跟上,随即像一个陀螺似的旋转起来。

       尼可索把古斯达夫的舞蹈动作分解成了几个动 作:跳上跳下、用脚跟踏着跳、两腿替换踢飞脚、边踢边喊、腾空跳起、空中旋转、单脚独立、旋转(大致 为 8 个动作)。

       看了这两个片段后,我们似乎可以找到一般性连 续动作的特点: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内,演绎完一个成套的动作,分解动作总数在 5 个以上。

       三、使用慢动作,使动作呈现更清楚、更精彩

       艺术总是相通的,我们在写作的过程中往往会借 鉴其他门类艺术的创作手法。例如,神态描写时,就 借用了电影手法“特写镜头”。同样在动作描写中,许多作家都将电影中的“慢镜头”融入进来,形成了一种特定的表现技法——慢动作。欣赏一段曲波在《林海雪原》中对奇袭百虎团的小分队战士飞越悬崖的一段动作描写:

       当他确信无问题时,便全身用力地一收缩,然后 猛一伸张,双脚向石壁猛劲一蹬,全身一纵,他就像一粒小弹丸从巨石上射出去了,飞在空中,飞向奶头 山的树梢。战士们顿时全身一惊,还没来得及呼出一 口气,小弹丸似的栾超家已挂在奶头山伸过来的树梢 上了。

       栾超家飞越山涧的动作在一瞬间发生了,文章用 战士们“还没来得及呼出一口气”来印证飞越时间之 短。那么,这一瞬间发生的动作,同行的战士们都没 看清,怎么才能精彩地向读者描述呢?曲波就使用了 “慢镜头”的手法,把一个在一瞬间发生的动作,进行合理分解,放慢了给人们看。

        “飞越山涧”这一个动作被分解成了几个动作: 全身用力收缩、猛一伸张、双脚猛劲一蹬、全身一纵、射了出去、飞在空中、飞向树梢、挂在树梢上。

        8 个动作一气呵成,形成了飞越山涧的动作分解 示意图,清晰地、真实地向我们讲解了这一奇迹是如 何创造的。同样在写作中,什么时候可以使用“慢动作”呢?也就是说,要符合哪些要求才可使用慢镜头呢?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发生的动作;不用慢动作,人们就来 不及看清楚;动作分解后,要足够精彩,能调动读者 的阅读兴趣。这三个要素中,哪怕缺失一个要素,就 不一定要使用慢镜头去表现。

       四、引用互动描写,使情节更有情

     一般性连续动作与慢动作有什么不同呢?①时间上的区别:一般性连续动作发生的时间相对较长,慢动作发生的时间极短;②观察上的区别:一般性连续动作可以从容地看清楚,慢动作在正常情况下很难看清动作的关键;

       他们有哪些共同点呢?

       ①都属于连续动作,一系列动作必须连续发生, 不间断;②一般都有 5 个以上的关键动作组成一套动作,太少了就不符合“连续”的标准了;③都是文章中描写最容易出彩的部分,人们有较强的阅读兴趣。

       尽管不少同学都使用了动作描写的技法,但总感 觉你们缺乏一种把握全局的能力,特别是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中,你们往往视野狭窄,只盯着描写对象,而漠视了其他人物的存在。这也是我们在习作中容易显得细节单薄的重要原因。我们先来看一个互动的小片段:

       父亲的小狗到他饭碗里抢饭吃,他便和小狗一同 吃饭。他咬小狗的耳朵,小狗啃他的鼻子;他吹小狗 的屁股,小狗舔他的嘴巴。(拉伯雷《巨人传》)在法国作家拉伯雷的笔下,由于着力于“父亲”与小狗互动的刻画,一下子就将两者的亲热劲儿表现了出来,突出了“父亲”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小狗百 般的宠爱。

     过了一会儿,老师傅亮开嗓门说:“大家请注意, 机器要响了。”这时胆小的人立即闪开了;带着小孩凑热闹的忙后退几步,用手捂住小孩的耳朵;我呢,紧捂着耳朵,壮着胆儿呆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只见他 拿起一只大麻袋,把炒米机的一头放在袋子里,左脚 使劲一踩,“轰”的一声,白花花的爆米花涌入了麻袋。

       这是一篇学生的习作,小作者就熟练地掌握了互动的技巧,由老师傅一声提醒开始,写出了不同的人面对巨响的不同表现:胆小的闪开了,带小孩的捂住 小孩的耳朵,我紧捂耳朵静静地看着。

       五、人格化无生命物体的运动,使事物更具灵性

       大自然中除了人和动物、植物这些有生命的东 西,还有许多没有生命征象,但它们仍是写作中需要 经常表现的对象,如风、云、雾、雷、电、灰沙、阳光、露水、气味、味道、热、冷,等等这些就是我们所说的 无生命物体。因为它们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所以也是文学创作中必不可少的描写对象。

       忽然有一股青烟从嘴唇中央一个小小圆窟窿里 直往外跑,随即散开,又向空中疏疏落落慢慢地挥发,变成了许多不整齐的灰色线条,一层透明淡薄的雾 气,一些极像蜘蛛丝样的气体。(莫泊桑《俊友》)
       一般情况下,对于动作而言,无生命物体都是动 作的接受者,有生命物体是动作的发出者。可是在莫 泊桑的这段描写中,似乎青烟具有了生命一样,成了动作的发出者——烟成了“跑”“散开”“挥发”这些动作的发出主体。这就是让无生命物体具备了运动的 特质,像有生命的物体具备了主导性的运动意识。

       事实上,这个片段表现的是女主人公在抽烟,吐 出了烟雾。烟雾是被人吐出来的。吐出烟雾是常规视 角,而烟雾从嘴里“跑”出来,就成了非常规视角。由此可以看出,无生命物体的运动就是在文学创作过程中,人们站在无生命物体的视角,赋予它们以 生命的活力,让它们有了意识的主导,从而使它们的 运动具有了情感的温度。

       在沉睡中的村庄的黑暗上空,银白色的天际闪闪 发亮,群星中有一颗星是绿色的,像夏天那样嫩绿,从银河的深远处,从很高很高的地方,特别亲切地对着我闪闪烁烁。当我步行在遍地尘土的夜间大道上的 时空,它跟着我移动;当我在桦树林边,在幽静的林荫下停步的时候,它也在树丛中停住;当我走到家的时候,它还在瞧我,从黑黝黝的房顶那边亲切而温存 地闪闪发亮。

       前苏联作家帮达列夫在《童年的星星》中,就赋予了无生命的星星以情感,让它像人一样,一直陪伴着,成为我的一个密友。从上面两篇例文,我们发现,描写无生命物体的运动常用的修辞方法主要是拟人和比喻。人格化是无 生命物体运动的最根本的方法。

       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 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像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 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巴金《家》)

       在巴金的笔下,香气也能织网。在周克芹的眼里,晨雾也具有了灵性。总之,一篇文章如果能恰当地使用表示动作的 词,在遵循动词的多样性原则的基础上,让一般性连续动作、互动、人格化 无生命物体的运动等 动作描写技巧在文中 巧妙运用,作者笔下的 文章一定会更有情、有灵性,更能吸引广大读者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