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是描绘,写是摹写。描写就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手段把人物或景物的状态具体形象地描绘出来。
当前位置: 首页 >  描写季节 >  春天 > 内容页

古诗描写四季以春天居多,原因其实很简单,古人爱在春天做这些事

2021-01-07 09:52:47春天的文章访问手机版270

四季居多,原因其实简单,古春天做这些事

中国古代的诗歌,有着大气磅礴、气象万千的丰富内涵,时至今日,古代文人墨客在诗歌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仍然在中国文学史上熠熠生辉。中国古诗的内容总是包罗万象,就连一年更迭变化的四季,都能成为诗人笔下浪漫优雅的诗词。就在这些描写四季的诗词中,人们绝对会发现,关于“春天”的古诗数量,要远胜于其他几个季节。比如贺知章笔下的“二月春风似剪刀”,再比如白居易的“谁家春燕啄春泥”,就连王安石的这首思乡诗《泊船瓜洲》都借用“春风又绿江南岸”,来表达他自己思念家乡的深切感情。为何如此多的古诗中,文人墨客总是偏爱“春天”呢?

春之“意象”

在中国古人的观念里,变化更迭的四季从来都不是一个抽象概念,每个季节都有着自己的具体形象。比如说到春天,人们就想到了桃花、梨花、春柳、黄莺这些代表春日的美好意象;夏日的意象则为炎日、荷花;秋日的意象主要有落叶、梧桐、秋蝉;能够代表冬日意象的则是霜雪、松柏等。这四个是季节的意象美学,就成为了古诗中借物抒情的具体对象,也决定了古代诗人关于春夏秋冬的抒情模式。据统计资料显示,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春秋景物被采撷入古诗词的比例,远远要高于夏冬景物,诗词意象中的春与秋相比,春天又更加具有数量优势。

气候与农业影响下的春天

中国古人之所以如此喜欢春天,其实是受到了自然气候的影响。我国本就是一个温带大陆型季风气候为主的国家,四季分明、昼夜交替的规律性特点,让中国古诗词形成了一种所谓的“周期性季节病”。其实早在1987年,日本学者在研究中国古代诗歌中四季出现的频率与强弱时,早就提出了中国古诗词所存在的“气候论”,春秋两季所表现出来的自然规律,相较于夏冬其温度更加具有不稳定性。春天是乍暖还寒,是草木萌芽,是万物的苏醒,这种季节的变化与推移,仿佛是在瞬间所完成的。自然气候所造成的这种春天的季节特征,让文人骚客在与春季相遇时,其情感更加容易感化宣泄,这就增加了古诗与春天相遇的可能性。

其次,春天之所以在古诗词中如此频繁地出现,这与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农业文明为主的特性有关。农业大国有一个特点,这就是在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的历史长河中占据重要地位的“民以食为天”,说到粮食问题,自然就涉及到了中国的24节气。根据中国古人的农耕生活经验,四季农时拥有着无须赘言的重要性,《汉书·食货志》中就有记载:“春,令民毕出在野”,由此可以看出,即便是在几千年的古代,春天也代表着播种、希望、青春、生命,这种与自然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季节,同样也自然而然地蕴含在了诗人的情感内涵中,成为了中国诗歌的一部分。

节日习俗中的春天

再者,节俗文化也是让春天频繁出现在中国诗歌中的一个主要原因。以白居易的《长恨歌》为代表,在这首长篇爱情故事中,也是紧紧围绕“春”来写,比如“春寒赐浴华清池”、“芙蓉帐暖度春宵”、“春从春游夜专夜”,这首古诗之所以会极力突出“春”这个字,其实是因为中国古代的男女情事,常发生于春季。之所以会发生在春季,就是因为在春天有一些特别的岁时节日,会不会以往素不相识,毫无瓜葛的男女提供一个相恋的机会,比如元宵节、清明节、三月三是古代极为隆重的节日。

在我国古代封建社会中,由于封建教条的枷锁,女子常年幽居深闺,她们能够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并不多,只有在元宵、清明、三月三这些全民狂欢的节日里,女子才能打扮一番,走出家门游玩。所以在是中国古诗中,就有很多描写男女之情萌芽于春季的古诗,比如欧阳修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这首相思词,就是写于春季物是人非、旧情难续的感伤之词。其实中国古代许多爱情作品,男女主相遇的设定背景大多都发生于春季,比如白娘子与许仙就相遇于清明节。这些节岁礼俗,为男女之前的产生提供了一个特定的时间,那些与爱情相关的故事也因此而诞生。

踏青郊游中的春天

中国文人墨客之所以如此喜欢春季,将这个季节写入诗词当中,还与历史悠久的春游踏青密切相关。踏青从中国古代到现代社会,仍然是一项有着重要意义的时令习俗,所以它才能代代沿传。从《武林旧事》中早就记载过古人踏青春游的习俗,就连《清明上河图》这幅名画其实描绘的都是清明时节古人踏青出游的热闹盛况。古人踏青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他们可以游览名胜美景、观赏山川风光,也可以野炊、放风筝、狩猎,充实踏青活动,所以这句“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就足以看出历代文人骚客与春游踏青的不解之缘。

尤其是在唐、宋以后,踏青春游的习俗比以往历朝历代更加盛行,所以这个时候与春游踏青相关的古诗,相比昔日更多。唐朝诗人韩愈的这首《寒食》、宋朝程颢的《郊行即事》,还有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内嵌54个“春”字的《春词》,这些脍炙人口的古诗,都体现了历代文人骚客与春游踏青的不解之缘,如若不吟诗作赋将这种盛况记载下来,古人又如何回味春游踏青时的美好风光呢?